240㎜*115㎜*53㎜

草薰风暖摇征辔

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吃的酒心巧克力

小时候过年的时候。闻着父母做菜的油烟味,突然想吃巧克力,偷偷下楼猫着腰走到柜子前面,双手小心的扒开袋子拾起一个小酒瓶子样式的糖果,熟练的拨开糖纸一下子塞到嘴里,然后一路小跑蹦跳上楼,满嘴巧克力味,因为憋气而通红的小脸上藏不住的满足。

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,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。

忍不住随着节奏跳舞

他妈的要分就分,老子受够气了

每当我在图书馆,面对着一排排书架上,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文人都相安无事的呆在那里。都说文人相轻,但是他们的思想都存在了一本本书籍里,没有高低贵贱,全凭读者判断,思想的大海好像对我敞开了闸门。我可以与他们任意一个人亲切交谈,了解他们的思想,体会他们的过去。成为知己。

以前的女神

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

© 240㎜*115㎜*53㎜ | Powered by LOFTER